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赤水市总工会网!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职工文化 > 文艺 > 内容
头雁——记赤水市石堡乡防疫先进程飞建
来源:石堡学校工会 作者:黄江涛 日期:2020-03-12 11:01:21 点击:44

程飞建,46岁,男,汉族,是赤水市石堡乡朝阳社区支书。提起程支书防疫,在朝阳社区没有一个人不竖起大拇指称赞,在石堡乡,知道他防疫事迹的人也会竖起大拇指为他点赞。

2020年1月24日,新型冠状肺炎疫情需要隔离的消息传到赤水市最偏远的石堡乡,乡里又迅速把打好主动防止疫情战的消息传到朝阳社区。时值除夕,社区群众沉浸在大过年的喜庆氛围中,吃完团年饭忙活着过年的事情,到了夜里就在电视机上观看春节联欢晚会,认为新冠肺炎的传染只是电视上的事情,是湖北省武汉市的事情。情况紧急,程飞建支书来不及去通知社区居民打扰他们的安静祥和,他戴好口罩,背上消毒喷雾器,放着小跑来到最可能招留病毒的文化路蔬菜市场进行消毒。除夕之夜,石堡高山地区雨雪交加,朝阳社区虽说没有下雪,喷洒消毒液长时间积累下来的液体浸透鞋袜,脚趾头像是被针尖刺着,又麻又痛。肉市以及宰杀家禽的地方是重点喷洒区,程支书手拿着喷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伸伸缩缩地喷洒。菜市场特有的味道混合着消毒液的味道呛人口鼻,外加戴着口罩劳作呼吸空气十分费力,幸好他经常锻炼,身体素质比较好,才能较长时间进行喷洒。为大家服务,是党员的职责所在,对于这些,他来不及多想,可是事实上早已经进入他的自觉行动。门面上的几个居民走出来观看他消毒,他就一边消毒,一边向居民宣传疫情的严重性,强调防疫情期间不能再在公共场所宰杀家禽,一定要防止病毒的滋生。

2020年农历大年初一,上级防疫情的指示像水面涟漪一样一波一波地传来,乡干部放下其它的工作,纷纷主动投入到防疫情的战斗中。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应上级要求,乡里村里开始对石堡乡居民进行全面的走访。在朝阳社区,排查任务重,人手少,时间紧,要在短时间内将社区全部走访完,工作量很大。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防疫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在春节这个大部分人都在家休息的日子,也必须在家休息的日子里,程飞建每天早上六点过就起床,匆匆吃过早饭就去进行一天的走访排查工作,晚上要到十一点过才能回家。

在春节防疫情的头几天,石堡乡“疫情宣传专用车”在石堡乡社区和乡下来来回回地宣传。“石堡乡也有‘疫情宣传专用车’了”,广大人民群众是这样想的。他们不知道,这辆“疫情宣传专用车”,其实就是程飞建支书自己的私家车。私车公用,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正是由于他把上级的文件命令、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方法等转换成喜闻乐见的顺口溜循环播放,大大提高了石堡乡广大人民群众的防疫知晓率,石堡乡四村一区的老乡被动员了起来。程支书发现有些老乡家偏僻一点,有些老人听不懂汽车的喇叭宣传,他就经常走下车对边远户进行走访排查。他言语朴实,感情真挚,上至年过古稀的老爷爷老奶奶,下至儿童少年都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防疫的重要性以及防疫的组织性。

肺炎疫情防治工作在持续紧张地进行,口罩供不应求,一直处于脱销状态,有的工作人员反复用着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没有口罩,防护显得让人揪心。为了让干部和群众们带上口罩,有着最基本的防护措施,程飞建发动了朝阳社区的群众自制口罩。最开始只是在群里问了一下,后来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也不断地有电话打过来表示愿意义务参加口罩的制作。

“我姐姐家里面还有一台缝纫机,她也想过来帮忙,可以不嘛?”

“可以可以,只要是想帮忙的,全部都可以过来。”

类似这样的对话一天之内就发生了很多次。一天时间内,借到七台缝纫机,有二十余名热心群众加入了进来,就连不会针线活的人,也过来帮忙整理布料和统计口罩数量。截止至2月3日,在哒哒哒哒的缝纫机声音中,程支书带领志愿者累计制作了口罩两千多个,这些口罩经过统一消毒之后再发放给群众。即使是要戴口罩的人太多太多,口罩脱销难买,石堡的干部群众也都能戴上了口罩,有了最起码的防护。

有了口罩之后,防疫工作有了起码的防护措施,但防疫情工作仍然不可以掉以轻心。每次消毒工作、路口设下的卡点,程飞建都担心工作不到位留下隐患,恨不得自己一个人把工作全部做完。由于石堡乡地方偏远,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了解也容易忘记,危险程度认识得到行动上就却不一定做得到,总会有少部分群众不愿整天整天地留在家里,不愿带上口罩就出门。程支书在路上偶尔遇到有人不带口罩出门,他就马上进行劝说,有的劝说有效;有的劝说没有什么效果,面对对方的情绪激动甚至针对自己讲讽刺话讲脏话,好几次他很想大声斥责,他总是忍下来了。在劝说工作中,程飞建摸索出了一个道理:有些唱对台戏的人,其实并不能简单地认为就是思想消极者,有些群众自尊心强,觉得在公共场合被人劝说丢人现眼,对防疫情守岗人员产生了逆反心理;有些群众认为工作人员小题大做,自认为山旮旯距离大城市武汉很遥远,存在不会被感染的侥幸心理。所以程支书劝说老乡群众时总是以情动人,提醒对方要为儿女、孙子、老人考虑。人心都是肉长的,再加上程支书平时就喜欢做好事,做了很多好事,所以他的劝说工作经过苦口婆心后总能做得通。

也许有人会说,程支书的群众工作有可能是和稀泥,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遇到有人打电话说想要打开路口的卡点要让车辆破卡同行,只要是不符合上级文件上要求可以放行的车辆,不论对方是甜言蜜语,还是言语威胁甚至恶言伤人,这时候的程支书简直就像黑面包公一样铁面无私,绝对不允许把设置的卡点打开。程支书知道:对极少数人无情,就是对广大人民群众有情。事实也是这样,就是那些当时急于想打开卡点恶语伤人的人,事后也是在道理和法治面前不得不认输。

还有两件小事,说明他平时的助人为乐对这次防疫情有很大的帮助。

第一件事:1月26日那天(农历大年初二),我吃过晚餐,洗完碗筷,正在准备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妻子听到有人敲门,出去把门打开了。原来是程飞建支书拿着小册子,挨家挨户地一边登记家庭人员流动情况,一边宣传防疫情注意事项。他说他必须站在门外,和我们保持两米以外的距离进行宣传,因为口罩紧缺,他戴了近一天的一次性口罩可能已经失去隔离作用。他宣传完毕,妻子示意女儿把单位为她准备的两个一次性口罩拿一个给程支书(妻子在石堡幼儿园上班,老师们都回县城里边过年边为城里的社区当志愿者了,妻子每天戴着口罩去幼儿园护校巡查),程支书说了声“谢谢”,说完竟然蹬蹬蹬地跑下楼去了,他的这个举动让妻子很纳闷:程支书究竟要不要领这个口罩吗?不一会儿,楼下又响起了蹬蹬蹬的上楼声,一个身材不算魁梧,但是很壮实的中年男子跑了上来。这个人脸大腰圆,慈眉善目,原来就是程飞建支书!他拿了一根约两米长的竹竿,把妻子手中的口罩挑了过去,还不忘对我们说“真是雪中送炭”。我对妻子送程支书的口罩很支持:一是支持防疫情,二是我还欠着程支书的人情。那是去年冬天里的一个周末,我和学校里的两个语文老师在官渡镇参加教师继续教育培训,培训结束时官渡到石堡的班车已经休班了。我们站在黄昏的残风冷雨中,焦急地联系着车子。突然,一辆私家车停刹在我们面前,我们看到了是程支书的车子,就坐上了这辆宽宽松松的车子回家。下车了,我正准备开点车子的燃油钱,程支书幽默地说:“要开一万块哦。”同行的胡老师说:“江涛,阿建(社区部分年长者对程支书的称呼)的车,你只要坐就是了,他是从来不收一分钱的。”对于这样亲民的支书,我们怎么能不支持他的工作呢?

第二件事:2月4日那天,记忆中喜欢和社区唱对台戏的堂襟兄居然背着沉甸甸的一大桶消毒液在社区挨家挨户地进行卫生消毒。从他那儿我了解到了他对程支书的崇敬,他告诉我,社区一家居民的厕所下水道堵塞了,得知此消息后程支书匆匆忙忙地赶到这个居民家,拿根软水管熟练地疏通下水道。他高挽袖子,手臂肌肉暴起,卯足气力把双脸涨得圆鼓鼓的。程支书换了五六回气,终于把居民家的下水道疏通了。“你看他那双手,肌肉发达,外皮粗糙,让人看了心疼。程支书安排的,我要支持他的工作。”堂襟兄边喷洒消毒液边对我说。

由于防疫情的需要,我用微信采访了程支书儿子程浩。程浩说,今年防疫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高,他父亲体力消耗严重,常常吃完饭之后坐在椅子上就响起了呼噜声,但是没过多久,手机电话铃声又嘟嘟嘟地响了,他父亲就睁开眼睛,右手拿着手机接听,左手扯上鞋子跑着出门,继续下一阶段的工作。据“金石之堡,世外桃源”网载:2月8日以来,随着防疫情战斗的进一步加紧,程支书甚至忘记了吃饭。好多次,他早出晚归,妻子蔡中玮打电话呼叫他回家吃晚饭,程支书的手机总是在忙碌或者无电状态,妻子不得不在社区微信群发短信:委托乡邻朋友找他回家吃饭。他太忙了:在乡邻家收集信息、在手机上接听群众和领导的信息电话、开展防控知识宣传、商讨每日疫情工作、调度志愿者值班、联系外面进行物资采购、联系社区志愿者的后勤保障、管制关注社区内的车辆停放等等。实在没有时间回家吃午饭了,程支书就在外面泡方便面吃。除了短短的睡觉时间之外,他每天都像一个旋转着的陀螺,以自己停不下来的行动,让广大的乡邻群众看到了防疫情战斗的决战决胜,守住了朝阳社区无一人感染的平安,对石堡乡无一人感染新型冠装病毒做出了贡献。

胜利的春天就要来了,石堡乡朝阳社区的党员群众,正在程飞建支书的带领下继续坚持防疫情之战。他们,就好像天空朝着目标翱翔的雁群,程飞建支书这只头雁,飞得十分平稳,十分矫健。


分享按钮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办:赤水市总工会 地址:贵州省赤水市中公园路34号 联系电话:+86 852-2821243
备案号:黔ICP备14000625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